• 吴尚志:木材行业的“铁算盘”

    来源:本站原创发布时间:2016-10-26[关闭][打印]

    吴尚志  男,1922年6月出生于上海市,现居住在南昌市西湖区。高中文化。民建会员。解放前在上海震昌木号学徒,后来先后担任江西震华锯木厂会计兼业务员,震华木材公司南京分公司协理;解放后初期,回到江西震华锯木厂任协理,公私合营后分别任南昌制材厂副股长和江西木材厂副科长。1966年调入南昌市民建机关工作,任秘书处处长;文革结束后先后任民建南昌市秘书长、副主委、顾问和南昌市政府参事。当选过南昌市工商联常委、政协南昌市常委、政协南昌市老委员联谊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省民建委员和省市人大代表。1996年退休。

     

     

     

     

     

     

    中学毕业后进入木材店学徒

    吴尚志出生于上海,父亲是私塾老师,母亲是绣娘,七岁时被父母送入小学读书。

    1929年,吴尚志就读于上海松江白龙潭小学,1934年小学毕业后升入上海震旦大学附中光启中学读初中,1937年考入上海第四中华职业学校接受职业高中教育,1939年毕业。

    就在吴尚志就读高中期间,上海这座国际大都会城市已经在1937年的淞沪会战后陷落于日本侵略者的手中。日本入侵后,上海遭到重创,经济萧条,民不聊生。为了生存,父母把吴尚志送去学徒赚碗饭吃。

    “1939年,我到上海震昌木号学徒,拜木号经理马树荣为师。该木号是销售中外木材的私营合伙企业,股东有胡雁臣、马伯申等。”吴尚志说,“由于战争原因,木材原料供应不畅。震昌木号派人到外地四处收购木材进行就地储存,准备抗战胜利后运回上海。于是我学徒一年后,就和店里的雇员钟关源等四人一道被派到抗战的后方江西省泰和县收购木材。当时日本已占领南昌,泰和县成为了国民党江西政府的临时所在地。”

     

    在江西山区收购木材历经磨难

    在派到江西收购木材的那段经历,吴尚志说非常艰辛,简直是“吃尽了苦头”。

    他讲,1941年被派到江西时自己19岁,这是他第一次从大城市到南方农村的偏僻山区,也是从学校到社会的第一次远行,哪知这次出远门一出就是数年。

    吴尚志回忆,来到泰和县马家洲乡,人生地不熟,语言交流也非常困难。当年为了工作收购木材,他穿着草鞋翻山越岭,每天徒步数十公里,经常被荆棘刺伤得鲜血淋漓。更要命的是这个地方夏天酷热潮湿,蚊蝇叮咬,虫蛇出没,而且当地村民喜欢吃辣,与自己在上海老家的清谈饮食习惯截然不同。由于水土不服,吴尚志到了山区不久就患了一身疥疮。这种病让患者起泡化脓,奇痒难忍,坐卧不安,非常痛苦,山区又缺医少药,一旦患上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治愈。

    吴尚志说,在那段日子里,自己不仅遭受了生活和病痛等许多磨难,往往还是祸不单行。在马家洲收购木材时他曾被当地人欺骗,损失了钱财,后来又由于战争的原因,交通中断,一度与上海断了通讯。原以为来江西不久后就能回上海的吴尚志感到恐惧、彷徨,自己犹如在大海漂泊的一叶小舟任凭风吹雨打,生死由命。

    临近抗战胜利前,日军对吉安市和周边的几个县进行了疯狂的轰炸,吉安大批民众外逃。吴尚志说,他也徒步从泰和逃难到过赣州市及赣州市的于都和宁都等县。

    直到1945年抗战结束后,吴尚志才于1946年从江西回到阔别六年的上海老家,从出门时的一个懵懂小伙子变成了一个经历过风霜雪雨的成熟青年,这是他曾经没有想到的,而且这段经历的艰辛更是没有料到。

     

    成为业务骨干开启新的人生 

    吴尚志讲,在江西山区收购木材时的磨难让他终身难忘,也让他受益一生,不仅锻炼了意志,而且学到了不少的专业知识。他说,原本自己就是一个外行,在木材收购时,通过向内行学,在实践中学,经过对木材仔细比对、琢磨,不断总结经验,渐渐地了解了树种的特点,区分了不同木质的属性。为了保证木材的质量,他在工作中特别细心,时常淌水到载运的木排上去一一检验。通过日复一日的经验积累,吴尚志后来用目测、鼻闻、手摸就能完全鉴别木材的数量、品种和质量,这为他后来的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43年,上海震昌木号在福建福州的益泰昌锯木厂迁到泰和县成立江西震华锯木厂。吴尚志讲,厂长潘式言是从上海派来的,自己在该厂担任保管工作,并从事会计和业务,因此他也就由学徒转为了雇员。

    1947年,上海震昌木号成立上海震华木材股份有限公司,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并分别在上海、南京、福州和南昌设立了分公司。该年,吴尚志被调到南京震华木材公司,升任公司协理,这也是他第一次由职员升为管理人员,成为了公司的业务骨干力量。

    1948年,吴尚志与自己在学徒期间认识的姑娘马钰玑结婚成家。他的妻子马钰玑比他小六岁,其父亲就是上海震昌木号的合伙人之一马伯申。这时的吴尚志才在真正意义上结束了漂泊艰辛的日子,成家立业对他来说开启了人生崭新的航程。 

    也许与江西有缘,1949年,吴尚志重新被派往江西,到江西震华木材公司任协理。江西震华木材公司是上海总公司在江西震华锯木厂的基础上成立的,对外还习惯叫震华锯木厂,这时已经由泰和县迁到了南昌市八一桥南端,经理是潘式言。从此,吴尚志就把家永久扎根在了江西这块自己曾品尝过酸甜苦辣的红土地上。

    1949年到1954年,吴尚志在江西震华木材公司协助经理抓好经营,开拓业务,使震华木材公司成为南昌市主要的木材生产销售企业。他说:“当时南昌市手工锯板厂和锯木厂三十多户,其中四五个大一点的锯木厂有私营的大陆锯木厂、华新锯木厂、大来锯木厂、江西火锯厂,还有江西森林工业局办的江西木材公司。它们在市场竞争中同我们比都处于劣势,在我们与江西森林工业局公私合营后,其它的手工锯板厂和锯木厂都关门停业了。”

     

    担任合营木材厂业务负责人

    吴尚志讲述,1954年,江西震华木材公司同省森林工业局合营后,改名为南昌制材厂。厂长还是潘式言,他担任供销股副股长。

    “那时厂里的业务主要是木材调销和加工,以销定产,供销股实际上就是全厂的总枢纽。”吴尚志说,“公私合营后,潘式言基本上就不太管厂里的事了,而副厂长和供销股股长都是政府指派来的党员,业务和管理都不太懂,因此厂里的工作主要是我在抓管。”

    随着南昌制材厂的发展,原来的厂址面积显得小了。几年后,南昌市政府就把制材厂从八一桥迁到了赣江与抚河间的潮王洲,并更名为江西木材厂,正副厂长是江西森林工业局派来的李继高和王丰,吴尚志担任供销科副科长。

    “搬迁后的木材厂成立了木器车间、纤维板车间、烤胶车间、包装车间和两个锯木车间等。当时南昌市每年的木材需用量大约40万立方米,板材约50万立方米,而江西木材厂承担了全市主要的木材加工和供应任务。”吴尚志讲。

    江西木材厂的经营业务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即使在文革中和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都是南昌市小有名气的国营企业。厂子的发展洒下了吴尚志等人的辛勤汗水,厂里的职工送吴尚志一个外号“铁算盘”,风趣地赞扬他为厂里的经济效益和长远发展精打细算。

    在繁忙的供销工作中,吴尚志还要与上级主管部门和业务关联单位经常打交道。“因为我懂业务,有外联任务,厂里就由我去同江西森林工业局、江西农垦厅、南昌贮木场等单位进行联络,有时还要协助做一些他们单位的工作。例如我曾代表省农垦厅到北京出席各种木材工作会议,为南昌贮木场去上海购买拖运木排的拖轮等等。”

     

    调入民建机关从事政务工作

    早在1954年公私合营后,吴尚志就参加了南昌市工商联,并担任锯木业同业公会主任委员,协助政府改造手工锯木业。由于当时的工商联组织和民主建国会是合署办公,许多工商业者都是民建会员,吴尚志也加入了民建,并于1956年担任了南昌市民建工业综合支部副主任。从1959年到1966年,他还连续担任市工商联第四、第五届执委。这些兼职经历,使吴尚志对工商联和民建工作比较熟悉。

    1966年,吴尚志被调往民建南昌市委,担任秘书处处长。从此,他脱离工厂的经营业务岗位,进入机关专职从事政务工作。他说,刚进民建机关,经常要参加一些政治性的活动。由于同期还是南昌市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他出席的相关思想改造学习和批判会议较多,如当年就参加了对“三家村”等的批判,后来证明这是为发动文化大革命制造的一个冤案。

    “就在同年,文革开始,工商联和民建停止活动,机关关门,我先后被下放到朝阳农场的一大队和八大队劳动,我的子女也先后下放到农场其它地方接受劳动改造。”吴尚志说一家人在文革期间分散各地。

    文革结束后,吴尚志和子女结束下放回城。1979年民建南昌市委恢复工作。1980年吴尚志担任民建南昌市秘书长,1984年担任民建南昌市常委、副主委,直到1990年他年满65岁退居二线担任顾问。

    文革后的吴尚志不仅长期担任着民建南昌市的专职工作,而且在同期的不同时间被选为南昌市工商联常委、政协南昌市常委、省民建会员和省人大代表,积极参政议政,为政府工作出谋划策。

    1990年,吴尚志担任南昌市政府参事,直到1996年11月退休。

     

    退休后的吴尚志仍然保持谦虚豁达、热情开朗的性格,关心国家发展。他说,自己要与时俱进,改造思想,教育好后代,以此来报答党和政府对他的教育培养和关怀。如今90多岁高龄的吴尚志老人除有点耳背外身体良好,目光炯炯。他平时还保持着作笔记的习惯,书写的字迹清秀、有力。与他共同携手走过大半个世纪的马钰玑老伴也年近90岁高龄,耳聪目明,步态矫健。两个老人相濡以沫,晚年幸福。他们说,自己的五个儿女都非常孝顺有出息,第三代更是人才辈出,现在他们是个四世同堂幸福的大家庭。